001章 出狱 全集
A+ A-

“咔嚓!”

城北监狱,铁门打开,从里面走出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。

他穿着一件旧T恤,洗到发白的牛仔裤,拎着一个破帆布包,心情复杂地走出监狱。

他叫江昊,今天是他出狱的日子

四年前,江昊大学一毕业就跟大舅子秦伟杰一起创业,办了一家软件公司。

公司越办越红火,不到一年的时间,融资近亿。

然而就在准备上市之际,秦伟杰把融资的五千万赌输,连夜跑路去了泰国。

老丈人被气得差点儿心肌梗,为了自己儿子,丈母娘更是无情的把江昊推出去顶锅。

于是,他从意气风发的年轻CEO一下子成了挪用公款的贪污犯!

刚进监狱那会儿,他受尽欺辱,直到他被转到杜爷所在牢房,所有犯人再也不敢动他分毫。

杜爷是个非常神秘的人,监狱里所有人都对他俯首称臣,就连看守长也对他万分敬畏。

在监狱的这三年,他跟着杜爷学了很多本事。

可是,就在他出狱前一夜,杜爷留下一枚戒指就从监狱里消失了。

如今重获自由,他心里最放不下的就是他老婆和女儿。

当初他是在女儿的周岁宴上被执法员带走的,如今女儿四岁了,不知道还能不能认出他这个爸爸?

江昊想着,在路边拦了辆车,直奔月湖小区。

“叮咚!叮咚!”

三室套的商品房里,罗玉凤正坐在沙发上磕瓜子看电视剧,听到门铃声,不耐烦地朝外头囔道,“谁啊?”

阔别三年,江昊听着丈母娘的声音,不禁回想起当初她涕泪横流让他顶罪的场景。

她说,秦婉的大哥还没有讨到老婆,要是进去一辈子就毁了。

还说等江昊出狱,他们一家都会把他当菩萨一样供着。

江昊不愿意让老婆秦婉伤心为难,想着自己只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,哪怕坐几年牢也无所谓,在法庭上便没有否认罪行。

此时,听着罗玉凤熟悉的嗓音,他鼻子一酸,有些哽咽:“是我。”

门内,罗玉凤不情不愿地从沙发上起身,扭着屁股过来开门。

“妈。”

门一打开,江昊就叫了她一声。

罗玉凤看着他一身穷酸的打扮,立马就炸了,“谁是你妈?你个穷要饭的也想乱认亲,滚远点!别弄脏了我家大门!”

见她要关门,江昊立即抬手抵住门板,“妈,是我,我回来了。”

罗玉凤一愣,把他又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,眼睛顿时瞪得像铜铃,“江昊!你不是在坐牢吗?怎么逃出来了?”

她没有丝毫惊喜的情绪,反而满脸惊吓!

江昊也没在意,一心想着老婆孩子。

他视线越过罗玉凤,往屋里找去,“小婉和糖糖呢?”

秦婉是他老婆,糖糖是他们的女儿,在监狱这三年,他无时无刻不在想念她们母女。

如今出狱,他要重新开始,让老婆和女儿过上好日子。

“站住!”罗玉凤冷喝一声,拿身体拦在他面前,“你个脏东西不许进来!别把监狱里的晦气带进我家!”

她现在对他的态度,跟三年前求他顶罪时的态度完全判若两人。

江昊心里不太舒服,“妈,小婉在哪儿?”

“你回来得正好,我有东西给你!”罗玉凤没让他进门,转身冲进卧室,又很快冲出来。

没等江昊反应过来,罗玉凤扬手就把一叠文件甩在他脸上,“这是离婚协议,你赶紧签了字滚蛋!”

“离婚?”江昊心脏猛地一沉,紧握着拳头,低声问道“这是你的意思,还是小婉的意思?”

罗玉凤冷嗤一声,嫌弃的道:“我的意思就是小婉的意思,快把签字了,然后给我滚蛋!”

江昊双手捏紧离婚协议,他不相信这是小婉的意思,“我要见小婉!”

入狱前他跟老婆感情很稳定,怎么一出狱迎接他的竟是一纸离婚协议?

罗玉凤发出一声嗤笑:“小婉约会去了,哪有空见你这个牢改犯!”

江昊当即怔住,死死的握紧了拳头:“不可能!小婉不是这种人!”

“女人的青春就这么几年,小婉再不抓紧找个好男人,这辈子都要毁你手上!你痛快点把字签了!别再耽误她!”

他刚入狱那会儿,秦婉每周都会带女儿去看他,可是后来去的次数越来越少,后两年,更是从来没有在监狱露过面。

他以为秦婉又要带孩子又要工作,没有时间去见他,难道是在外头有人了?

江昊把拳头捏得咯咯直响,“糖糖在哪儿?我要见我女儿!”

罗玉凤嗤哼一声:“那个小拖油瓶啊,没了。”

江昊心脏一紧,瞪大眼睛:“没了,是什么意思?”

罗玉凤哼唧一声,随口回道:“我上周把她带去乡下老家玩,她个拖油瓶尽给我惹麻烦!不听话到处乱跑,结果自己走丢了,怪谁?”

其实江昊入狱没多久,罗玉凤就动了让女儿离婚再嫁的心思,但是秦婉死活不答应。

为了让秦婉彻底死心,罗玉凤找借口带糖糖去乡下祭祖,想把她丢给乡下的二妹。

结果第二天,她二妹来电话说,糖糖跟他们去赶集的时候走丢了。

罗玉凤巴不得那个小拖油瓶消失,所以也没当一回事。

倒是秦婉急疯了,四处打听消息,请人帮忙找女儿。

此话一出,江昊当场变了脸色。

“你……”

江昊紧握着拳头。

“怎么,你还想打我?”罗玉凤把脑袋凑了过去,扯着嗓子喊:“打啊,只要你敢打,我立马报警,让你再去蹲上几年!”

看着罗玉凤一副蛮横的模样,江昊真想一拳头下去,可是,一想到秦婉,他的心又软了。

毕竟,这是秦婉的妈。

没有搭理罗玉凤,江昊转身离开。

他必须尽快把女儿找回来!

想着,江昊迅速转身,快速下楼。

身后,罗玉凤见他把离婚协议扔在地上,气得破口大骂:“江昊,你个废物不要祸害我家小婉!是男人就给我把离婚协议签了!”

江昊没有理会罗玉凤,刚走到楼下,就看到一辆宝马车缓缓在小区楼下停稳。

车门打开,从车里走下来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。

她穿着白色雪纺衫,配一条黑色鱼尾裙,包裹出玲珑妙曼的身材,前突后翘,穿着黑丝的双腿又细又长,格外性感。

是秦婉!

江昊正要过去,车里突然又走出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。

这个男人江昊也认识,是他的大学室友王冲,曾经疯狂地追求过秦婉。

后来江昊跟秦婉结婚,王冲还在婚礼上喝大了,哭闹了一场。

秦婉为什么跟他在一起?

难道真像罗玉凤说的那样,她跟王冲出去约会了?

而就在这个时候,王冲忽然俯身朝秦婉的脸靠近过去,像是在亲吻她。

江昊眼神一沉,心底顿时燃起熊熊烈焰!

女儿丢了,秦婉竟然有心思跟别的男人当街亲热?

江昊身为男人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侮辱,他脸色铁青,气汹汹地冲过去。

这边,秦婉下车后,郑重地向王冲道谢:“王大哥,今天麻烦你了。”

女儿失踪,多亏王冲帮着忙前忙后,还亲自陪她去警局立案,否则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王冲微笑着回道:“你跟我客气什么?糖糖叫我一声叔叔,她现在丢了,我出力是应该的。你放心,我好哥们在海城警局,只要有消息,我第一时间通知你。”

江昊还在监狱,现在那个小野种又失踪,正是我表现的好机会。

我才不管那个小野种的死活,只要趁虚而入,秦婉就是我的了!

哈哈哈!

秦婉心力憔悴,也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招待王冲,“谢谢,那我先上楼了,王大哥你慢走。”

“等一下!”王冲忽然上前一步,朝秦婉靠近过来,“你头发上沾了东西。”

他抬手正要替秦婉把头发上的东西拿掉,忽然一道人影冲过来,一把揪住他的衣领,“王冲,你个禽兽不如的东西,老子操你祖宗十八代!”

“你干什么?放手……”

秦婉想阻止他,当看清楚他的脸,瞳孔一缩,整个人都僵在当场,“江、昊?!”

这两天因为女儿丢了,她急昏了头,居然忘了江昊今天出狱!

王冲望着眼前剪着寸板头的江昊,眼神讥消,“江昊,你小子出狱了?”

早不出晚不出,偏偏在这个时候,真是晦气!

不过也好,正好让秦婉看看江昊跟自己的实力差距!

这个垃圾!

根本不配拥有秦婉!

江昊想到他刚才亲秦婉的场景,眦目欲裂,“王冲,老子要弄死你!”

秦婉脸色冰寒,连忙抓住江昊的手臂,提高音量怒斥,“江昊,你快放开王大哥!”

王大哥?

她什么时候跟王冲这么熟了?

江昊脖子青筋突起,怒瞪秦婉,寒声道:“糖糖丢了,你还有心情跟别的男人卿卿我我?你是不是巴不得找不到女儿,好趁早改嫁?”

“啪!”

话音未落,一个巴掌便狠狠扇上江昊的脸。

秦婉怒容满面,眼眶里泪水在打转:“江昊,我秦婉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!”

女儿失踪,她比谁都着急。

为了找回女儿,她到处求人帮忙。

可是,结果呢?

王冲才答应帮她,江昊就出来搅局,还骂得那么难听。

原来在他心里,她秦婉就是这么不知廉耻的女人吗?

“小婉,你别动怒。”王冲假惺惺地劝着架,看向江昊的眼神里却带着得意,“监狱里全是垃圾瘪三,江昊说得话你没必要放在心上!”

江昊看着王冲挑衅的眼神,抡起拳头就想抽他个孙子,“王冲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得什么主意?你给我滚!”

秦婉娇声怒喝:“江昊,该滚的人是你!我不想见到你!你立刻给我滚!”

收藏

目录

追书

投诉

如何追书?

关注作者授权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

长按识别上方二维码关注

关注后继续阅读

长按识别上方二维码关注